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画家罗伟的博客

我从乡村走来,乡村是我成长的地方,也是我艺术创作的源泉

 
 
 

日志

 
 
关于我

罗伟,陕西西安人,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多家艺术院校兼职教授,《中国书画家》、《中国书画月刊》、《中国民族博览》编委。先后应邀在美国、新加坡、加拿大、日本等国举办个人画展并讲学。近年来创作的《乡韵》系列画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艺术报》等多家媒体对其进行了专题报道.出版有《收藏界关注的中国画家—罗伟作品集》,《中国画廊特别推介画家罗伟精品》,《当代国画名家罗伟专辑》等。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乡土之恋  

2010-03-04 14:07:21|  分类: 他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乡土之恋 

                     雒青之/文

迎面吹来山乡的风——罗伟乡土风格精品集萃(人民网专栏)

 乡风秋韵,艺术真我 罗伟书画精品集萃(新华网专栏)

 

在传统艺术创作领域,任何有创新意识和独特追求的艺术家虽然不见得一定要孤军奋战,但必然要经历相当一段时间的苦心经营才能获得令人耳目一新的独树一帜的有机成长。国画家罗伟就是这样一位仿佛像蘑菇从泥土里冒出来一样充满乡情乡韵的艺术家。与许多流于空泛或自娱自乐的作品完全不同,罗伟笔下的田园风光所构造的不仅是一种美学图案,而且更是抒情气息极浓、精神内涵丰沛、心灵意象迭出的生命写照,作品中泉涌着作者对沃土、对民生、对家园无以复加的最美好、最珍贵、最亲切的艺术情愫和心灵投影。

 

罗伟的作品固然有着乡土民风的外在特征,纯朴而厚重的色调渗透在他的笔墨中,但罗伟之所以能够将一般意义上的田园风光变幻成具有全新视野的美学力量,关键在于他能够将艺术的完美融入于乡音、乡情、乡恋、乡愁之中。乡音隐约于他的作品简洁明快的音乐性中,其笔墨的流畅的旋律感虽不华丽,但绝对荡气回肠;乡情则是他的作品的艺术精髓,不论是情中景还是景中情,都流动着一种很难复制的内在诗意;乡恋是他的作品所洋溢着的生机勃勃的生命气息和生活气息,构成了他的作品与众不同的人格化艺术魅力;而乡愁对他来说未必是一种沉重而忧郁的意绪,他的作品其实让乡愁装满了不必虚构的情怀,即对乡土世界的感恩之情和对乡亲百姓的天然之缘。因而,阅读罗伟的作品如同倾听大山深处回音缭绕的信天游,如同用秦腔的天籁之吼发酵出艺术的梦幻曲,也如同徜徉在秦砖汉瓦唐诗宋词的亘古意境中留连忘返。艺术上的罗伟和精神上的罗伟在他的作品中就是两条殊途同归直抵乡村的小路,在二者的交汇点上有他坚守的精神家园。所谓精神家园,在罗伟的笔墨指向里,大概有三种内涵:一是能让艺术家灵魂感到慰藉的地方,那一定是绚烂之极归于平谈的地方,它更像是一个难以割舍的梦,洗尽铅华之后仍然如影随形;二是蕴藏于心中的美的真谛和爱的寄托,是能够像烛光闪映于黑夜、像萌芽破土于荒原、像细流穿行于岩石那样的一种境界;三是涌向笔尖的感动和心旌摇曳的灵感,都会让作者犹如置身于薪火相传的乡土人文中,这里没有高逸绝尘的神山圣水,却有着柴门茅舍的涓涓温馨,所以家园就是在心窝里暖洋洋地生长的一种怀念、一种印象、一种风情、一种诗意。罗伟生长的三秦大地,恰恰就是让精神和艺术能够生根的沃土,这里积淀的历史文明和凝血含情的文化基因,让罗伟的笔墨呈现出色彩凝重的人文气息的同时,也赋予这片土地神采飞扬的审美风范。

 

罗伟田园乡情画赏析:得田园而美 融乡情而真

 

一、寄情乡土写自由

罗伟的作品严格说来是无法用“田园画”、“乡土画”、“乡情画”等提法加以命名的。在艺术与精神相约而至或不谋而合的交叉小经上,他的作品就是一个动感十足的坐标,让人们感受到艺术与情感、艺术与自由的神奇相逢和完美相融。习习乡风,让他的画多了几份来自乡间的和风细雨般的滋润;袅袅乡情,让所有读画的人真的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是的,罗伟笔下的乡村田园是一种融合了艺术性、精神性、现实性、浪慢性、思想性、语言性和梦幻性的多义符号,它所表现的是罗伟永续不竭的自由之心,是他追求独与天地往来的精神话语。

 

罗伟有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创作思维,那就是在外壳传统而内核现代的作品中始终具有多姿多彩的真性情,在他看来,艺术的表现力只能起源于心灵的丰富和情感的真实。因而他主张百花齐放而反对独占花魁,“在百花园中,百种花色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在百花园中狗尾巴花不能少,大自然的百花园中繁花似锦,争奇斗艳,才是春色满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类似于罗曼·罗兰所说的“看清了这个世界,而后爱它”的自由而博爱的襟怀。透过罗伟的作品,我们看到的是弥足珍贵的民间情愫,作者就像是守望在村口的一棵艺术之树,把自己的灵魂和肉体都当作靠乡情喂养的果实,怀着谦卑和敬畏的情怀为乡村唱着不朽的民歌。甚至,他的不少作品可以干脆称为“水墨民谣”,他把与乡土心有灵犀的情感诗画交融地刻划出来,那么直截了当,那么义无反顾,那么自由率真,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农家小院里自由地嬉戏。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以秋景秋色为主基调的,仿佛是国画版的散文《秋色赋》,个中原因不外乎有四个方面:其一、在罗伟看来,成熟的丰韵十足的秋天如同母性一样有着伟大的美感,更容易让人们联想到大地的丰美与自然的崇高;其二,他笔下的乡土世界绝不沉重绝不压抑,当然也不甜俗也不虚幻,而是“天地絪縕,万物化醇”的美之所在;其三、秋色把所有风景都染成与黄土地相近的颜色,也是成熟的谷物的颜色,更能够让作品的内涵与形式一起传达出磁铁般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其四、罗伟似乎总是能够从秋景中感受并创造出一种奇特的艺术气息,也许对他来说秋天已经不是一种季节了,而是一种翻腾不息的启示,是他心灵中占据得最充分的诗情画意,犹如神谕。譬如他的代表作之一《白龙口秋景》系列画,构图极为严格,且每幅作品都有着散文化的表现,视觉效果强烈的秋色笼罩着画面,画面中的院落、房屋、老树、果实乃至门前池塘、清泉,都有着令人迷醉的色彩效果,作者在有限的空间里尽量释放出最大化的乡间秋韵,让阅读画作的人于不经意间产生一种带着果香的深秋般浓郁的遐想,仿佛完成了一场只有在秋天才能完成的收获的仪式,并由衷地发出“大地在我胸中”的咏叹。这种观画之后产生的全新的感受,或许可以借用王羲之的诗句加以诠释:“仰观碧天际,俯瞰绿水滨。寥阒无涯观,寓目理自陈。大矣造化工,万化莫不均。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从传统的到现代的,从东方的到西方的,田园风景或乡土风情的作品不在少数,但之所以对罗伟的作品能够产生阅读的向往和真实的享受,恐怕就在于他的作品与同类作品相比,对色彩的追求、对印象的把握、对结构的掌控都有其特别专注特别微妙的超越技术和技巧之外的东西,这里面或许只有一个谜底,即:自由。罗伟定然是那种“我笔画我心”的艺术家,融入在他的作品中的乡村之恋胜过一切形式化的语言,他的笔墨、线条、结构、色彩、光感无疑都有他自己独特的视角和精细的判断,他的作品所具有的充满诗心的叙述性和抒情性,内在地提升了他的作品的观赏价值和审美空间。

罗伟:艺术就是圆桌会议 真正的创新是个性的张扬

 

二、返璞归真笔墨新

罗伟好像是这样一位画家:当他是金黄斑斓的树叶时,他永远是秋的名片,随着秋风飘扬起自身的爱与愁;当他是芬芳四溢的果实时,他铁定是秋的信徒,他用画笔低吟高唱着如梦如幻的心与魂。之所以这样说,一来是他的作品有着黄金般的光彩,这也是秋的基本色,清新而不混沌,成熟而不夸张,明亮而不生硬;二来是他把整个秋天当作他的调色板,满纸秋色,满眼喜庆,满心真诚,把一个既真实又陌生的乡土田园呈现在人们面前。于是,不由得想起宗白华先生的一则名言:“中国绘画里所表现的最深心灵究竟是什么?答曰,它既不是以世界为有限的圆满的现实而崇拜模仿,也不是向一无尽的世界作无尽的追求,烦闷苦恼,彷徨不安。它所表现的精神是一种‘深沉静默地与这无限的自然,无限的太空浑然融化,体合为一’。它所启示的境界是静的,因为顺着自然法则运行的宇宙是虽动而静的,与自然精神合一的人生也是虽动而静的。它们描写的对象,山川、人物、花鸟、虫鱼,都充满着生命的动——气韵生动。”自然而然,从乡村农家走入艺术殿堂的罗伟,心海里、胸海里永远浮现着如同秋天的太阳一样醒目的乡村景象,并异常生动地牵引着他构建属于他自己的美学秩序。

 

罗伟的作品与其说画的是对乡村的眷恋之情,不如说画的是刻骨铭心的印象,所以称其作品为“乡村印象画”倒也贴切。譬如富门染秋》、《石门醉秋》、《柴门望秋》、山乡秋韵组画》等,无不是对秋写景、对秋写意、对秋抒情、对秋念想的佳作,这些作品的共同特点有三个:一是构思新颖,柔情似水,脉脉温情尽涌笔尖,将写不尽的秋化作精神味十足的笔墨,处处涌动着思乡情;二是技法新颖,强化了笔墨的弹性和空间的效果,线条和色彩非常和谐,具有着妙趣横生的自由张力,娴熟地将传统的水墨技法与现代象征主义手法结合起来,产生了倍增放大的艺术效果;三是境界新颖,作者强烈地表现了异彩纷呈的秋天主旋律,“染秋”激情四射,“醉秋”心驰神迷,“望秋”奇想迭出,“秋韵”陶然忘怀。可以说这样的作品在罗伟那里构成了虔诚的乡土之旅,他用带着灵性的笔墨,时而热情奔放,时而婉转曲折,时而明快晓畅,时而朦胧如幻,时而浮想联翩,时而真情可掬,把他心目中永不凡俗永不凋零的乡村景象玲珑剔透地展开在人们面前,他将情感化、人格化的秋天提炼成永恒的相思和神圣的祈祷,充分地表露出对天、地、人三相关系构成的和谐之美的推崇。这种深刻而本真的艺术表现力,是罗伟“乡村印象画”对当代国画美学的一种独具一格的贡献。

 

罗伟的乡村印象画或田园风情画将人们的想象力牵向了秋天的旷野,不由得让人想起与罗伟年龄相仿的西部散文作家刘亮程的名作《一个人的村庄》。罗伟是以国画的形式抒写着自己的乡村印象、开掘着自己的精神空间,他是美术意义上的散文化创作的艺术家,他用自己的笔墨语言创造出与刘亮程散文相似的情感状态,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宗教情感的对乡村、对故土、对乡民的无比深沉宽广的大爱,他将远在天地尽头、近在胸口心窝的乡村之梦播撒在宣纸上,形成了妙不可言的美学高地。罗伟的作品自成一格,以难割难舍的乡村情怀,走进秋阳照耀下的黄土地,看似乎平谈无奇的闲花野草、田埂菜园、池塘秋水、草棚茅屋、简朴院落、鸡鸣犬吠、秋收谷物等,到了他的笔墨世界里,都成了医治乡愁的良药,仿佛这民间的烟火就是人们吼唱的秦腔、轻吹的短笛、狂欢的唢呐。所以,读罗伟的作品,必须把乡村当作他的精神版图,那辽阔而丰盛的乡村情结毫无保留地裸露在他的笔墨中,打开他的画,如同打开他的心灵粮仓,人们看到温恭敦厚的罗伟在并不绚烂的笔墨中安静地守望着他心灵的田园,每一幅乡村图画都依托着栩栩生辉的秋色融入到芬芳的泥土中,而他就像一个赤婴一般用最纯净的呢喃把鲜嫩如乳的乡村时光轻轻地倾诉。

罗伟:"我笔画我心" 画坛上独立的思想者

三、情到深处墨正浓

虽然罗伟的作品是以乡村题材取胜的,但没有人说他是民间画家,也没有人把他的画当作原汁原味的农民画,这看起来似乎有点矛盾,其实仔细一想,罗伟的画比浪漫主义多了一些现实主义,又比现实主义多了一点浪漫主义,他是一个拥有慧心和诗心的抒情主义者,他所向往的乡村既不是那种抽象至极的一尘不染的世外桃源,也不是那种红尘滚滚光怪陆离的人间乐土,而是一种虚怀若谷的自然化、人文化的美好存在。所以,在罗伟看来,对待乡土的态度不能像对待风景的态度一样,艺术家也绝不能等同于旅行家。创作乡土风情或乡村印象画的过程,其实就是精神像一粒种子发芽的过程,凝视着乡情弥漫的土地,那些静悄悄流淌的岁月和那些习以为常的乡间事物,总是把他的画笔引入飞翔的状态,飞过田野,飞过麦浪,飞过炊烟,飞过树林,整个乡村就动感十足地敞开了自己的美,他只需要在宣纸上留下飞翔的痕迹。因而罗伟的作品不是“做”出来的,而是情到深处的结晶,他说:“现在的好多艺术家,隔一段时间都要出去写生,回来闭门造车。而我的田园乡土画对我来说是信手拈来,一气呵成,大自然感动着我,画里的每个情景都感动着我,里面有我的喜、我的乐。我很庆幸自己儿时的乡村生活,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乡村物质生活尽管贫穷、落后,但是乡村给我留下的每一段记忆都是美的,我要把这种美展示出来。我的乡村题材没有悲痛,没有灰暗,尽管是茅屋,尽管是篱笆,但它们是美好的,是阳光的,积极向上的。”这种质朴无华的感情催促着他载着所有的美与爱义无反顾地寻觅他的可以诗意地栖居的精神家园。

罗伟的作品所散发的乡村精神,在长安画派大师赵望云先生笔底起过波澜,在当代艺术巨匠吴冠中先生的作品中有着无可置疑的灿烂。罗伟被大师们的诗意擦出了心灵的火花,于是有了自己澄澈如镜的乡村诗篇。《秋红洒满农家院》用最朴素的语言叙述着作者对农家生活的真情厚爱,他的表现手法融入了多种艺术元素,将古典的、现实的、印象的、抽象的、浪漫的和民间的风格揉织在一起,通过对农家小院的直观描绘和独特的造型语言,衬托出农村并不缺乏典雅高贵的生活内涵,体现了作者对自然、对世界、对人生的顿悟。《鸿源庄秋色》、《黄牛湾》、《山乡秋韵》、《白龙口秋景》等称得上巨作的系列性作品,仿佛是“不受物象干扰的、纯粹的精神图式”,从变幻无穷的秋景中奏响了情深意长的交响曲,作者的笔墨中始终有一条艺术的脐带连结着乡村风情,这里也是他的精神腹地,是母亲般的黄土高原给予作者的斑驳而厚重、粗犷而温暖的至情至爱。可以想象,自幼在户县农民画艺术耳濡目染下成长起来的罗伟,他的艺术根基和艺术营养中永恒地伴随着“民族风”,他的作品共鸣着原生态的信天游的节律,他用最富表现力和表达力的激情四溢的色彩为万象起舞的原野注入了强烈的心灵体验。罗伟的诸多作品可以称之为“秋天的变奏曲”,而罗伟就是一位情感充沛、内心充实、灵感盈动的善于把秋天当钢琴弹奏的精神作曲家,透过《乡音声声》、《牧归》、《童年的记忆》、《回娘家》等趣味横生的艺术精品,人们完全可以艺术地发现乡村世界的襟怀和品格。坦率地讲,罗伟的乡村印象可能过于天真浪漫了,他的作品的抒情气息也可能超越了现实的存在。但无可否认的是,罗伟是以笔墨行走,以笔墨吟唱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尽管可能永远不会完美无缺,但其中所蕴藏的情感的力量早已收集了他倾心描绘的田园乡土的艺术精髓,从而使他成为新生代艺术家中最有创作活力的早熟型天才画家。

乡风吹来秋意浓,情到深处墨正酣。对于罗伟这样的能够仰观万古苍穹、俯视人间性灵的乡村印象派画家而言,与其说绘画是一种生活方式,不如说是“我笔画我心”的精神苦旅。在星罗棋布的秋野上,罗伟在做着一个孤独的艺术家的笔墨行走,你看他的身影,就像一枚思想的棋子,被苍天安排在苍生之中,而重要的是,他一边艺术地行进着,把深刻的洞察力、辽阔的想像力、丰富的思想力装入灵魂的行囊,又一边与他所钟爱的乡村进行着心灵的访问。在他的笔下,乡村不是神话,不是童话,不是梦呓,而是心灵的港湾,他不追求惟妙惟肖地“制造”乡村,而是信手涂鸦般把自己真实的心之语、灵之舞、爱之恋、美之曲与乡村的本质和谐地交汇在一起。因而,我们可以从罗伟的作品中不仅可以领略到“迎面吹来山乡的风”,更可以窥见一种“纯粹和永恒的艺术的因素”,而且,“它并未因为时光流逝而丧失力量,它的力量在逐渐增强。”作为思乡情结凝重的西北人,罗伟心目中的乡村既是以农具、农作物、石碾、石磨、石径、柴门、草棚等为抒情符号的一系列物象构成的,也是以宁静、闲适、恬谈、悠然、温暖、无忧、谦卑等为写意特征的一系列心象点缀的。他深深知道乡村不是天堂、田园不是乌托邦,然而只要在秋天的原野上自由自在地挥舞着心灵的旗帜,让歌唱划破苍穹,并邀请阳光在笔墨中流淌,就一定能够让一幅小小的作品变成一扇大大的窗棂,从这里涌进涌出的乡村风情,就是艺术家罗伟情到深处不得不发、不吐不快的满腔衷肠和浑然于大地浑然于秋色的绵绵诗意!

  

相关链接:

    罗伟就是罗伟 用画家的眼睛镜像人生   

    泥土里的思想难复制的风格 我读书画家罗伟    

    罗伟:艺术的真谛是我本主义    

    罗伟:"我笔画我心" 画坛上独立的思想者      

    罗伟:艺术就是圆桌会议 真正的创新是个性的张扬

    罗伟田园乡情画赏析:得田园而美 融乡情而真

   【争鸣】罗伟:艺术就是圆桌会议

    罗伟: 永远的乡土之恋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